当前位置: 首页> 人生指南

接盘侠罗森、山海蓝图浮出水面,全时被“分拆卖身”

发布时间:20-06-30

全时便利店的接盘℉者终于浮出水面。全时的拆分使ξ得区域市场的格局在发生变化。

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谢芸子  编辑丨徐昙

 

曾对标7-ELEVEn的全时便利店拆分出售◇已成为定局。

2019年2月22日,诸多≈媒体发现全时便利店微信公众号“OurHours全时便利店&rdquγo;的账户主体从“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有限公司”改为了“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”。随后,多家媒体报道,全时便利店北京、天津、成都Ψ确实已被“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Ⅲ&rdq№uo;收购。

天眼查显示,北京山海蓝图商业▪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8年12月,注册资本为20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蔡学彦,而蔡学彦为厦门银鹭集团有限公司高管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早在2012年,雀巢就把银鹭收归囊中。早前有消≠息称“雀巢┌公司通过旗下的银鹭食品集团,收购了全时便利店在北京、天津、成都的所有门店”,但雀巢很快发出声明否认,并表示“厦Σ门银鹭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与山海蓝图没有任何关联”。

而就在人们还搞不清楚“山海蓝图”来历的同时,多家媒体陆续爆出日系便利店品牌罗森接盘全时华东、重庆地区的94家门店,同时罗森方面称:“未来会将这些全时便利店全部翻牌为罗森,基本不会保留全时的元素”。

此外,有业内人士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“全时δ便利店武@汉地区的门店也有企业接手。”在他看来,全时这个品牌暂时没有了,虽然┝全时人肯定会不甘心。

截至发稿前,全时官方并未就上述问题对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作出回复。

速生与速◁朽

公开资料显示,全时便利店成立于2011年,早期™对标7-ELEVEn在北京市场的发展模式,之后还吸收了部分加盟、翻牌夫妻店等店◆型,门店数始终保持在300家左右。

2016年,有消息传出,全时便利店欲寻求买家,而该消息一度被全时官方否定。此后,全时便利ㄨ店便开启了“百城百万”计划,号称要投资百亿元、5年覆盖“100个城市,100万个终端&Яrdq◎uo;。

2017年,全时进入成都、重庆、武汉等8个城市。从全时披露的数据看,2018年8月,全时已在全国拥有接近800家门店,其中北京地区400余家,但这样的速度随即递减。

据36kr得到的一份内部资料*显示,自2018年11月以来,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关店约90家,“截至2月13日,全时在北京的店铺剩余320家左右,这意味着,在这几个月间,全时的关店比例超过20%&r●dquo;。

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,导致全时便利店分拆出售的更多原因在于其母公司——复华集团因P2P爆雷而导致的资金链断裂。2018年8月Ыↀ,复华集团陆续曝出多家下属公司大规模欠薪、裁员风波。同时,一篇关于全时便利店资金链紧张、供应商“堵门”的文章流传于网络。

2018年9月,全时便利店兄弟公司—&md◇ash;“全时生活”在京的4家门店全部关闭;10月,多位零售业内人士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,全时便利店已与多家机构接触,并一度传出苏宁、物美接盘全时的消息,但√该消息在此后均被双方否认。

2018年11月,复华集团旗下生鲜超市——地球港宣布清仓闭店,而在数月前,地球港刚刚宣布完成Pre-A轮融资,估值达10亿元。也正是从2018年11月起,全时便▶利店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缺货现象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近日探访包括全时知春路门店在内的多家店铺,发现货架缺货现象均未得到解决。全时内部人士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:“目前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正常供货,但全时内部办公人员工资均正常发放,无明显感知公司变化。”

此外也有声音认︱︳为,全时便利店出现危机的原因还在于“百城百万”计划的提出,在资金链本身就紧张的情况下,加速异地扩张无异〩于进一步影响全时的命运。而运营成本高、利润率低的便利店本就不是一门只能靠资本运营的生意。

行业格局发生变化

反观与全时敲定的买家&m·dash;—罗森。按照罗森中国副总裁张晟的说法,罗森选择接下全时在华东、重庆等‖地区的门店,更多的原因在于“战略互补”。张晟曾向《北京商报》记者介绍,双方在2019年初就已达成了意向。

“这个接触是双方共同的意愿,当时全时便利店和我们接触也仅仅拿出了华东和重庆地区的门店,没有涉及其他城市&rdqↇuo;,此外张晟还强调,罗〒森此次只是“接手”,并非收购。也就是说,罗森的此次交易以店铺等资源为主,全时的这部分д门店资源只是被转让,并没有发生股权结构的变化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罗森曾计划在2020年达到3000家以上的门店,而截至2019年1月,罗森在中国的门店数突破2000家,华东是其重要战场,门店数量超过1220家,重庆地区仅居其后。而在本就熟悉、模►式早已跑通的华东与重庆市场,翻牌全时是罗森扩大自身规模┛的好选择。

而与邻家不同,业内普遍认为,因为企业规模与店铺数量相对较大,全时的“拆●分”、新入者的实力或使得区域市场、行业的格局发生变化。

近年来伴随新技术的迭代,越来越多的传统零θ售业态寻求通过数字化提升自身运营效率、谋求转型,于是涌现出更多类似便利蜂的新型便利店企业。在好邻居CEO陶冶看来,便利店行业已进入“零售”与&ldquo◤;技术”两手抓的阶段,技术爆炸的趋势也已经能够看到。∪

早前,好邻居与鲜生活共同宣布获得旷视科╥技的投资,旷视科技希望通过技术将日常的门店经营┘参数化。而在▓邻家便利店倒下后,物美与部分邻家团队组成┙北京邻鲜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,接手邻家原有的部分门店,并由多点Dmall↑“赋能”,进行数字化改造。

而在其他便利店品牌加速进攻的⿹同时,全时的拆分卖出让人唏嘘,但也意味着全时母公司甩掉包袱后资金能回笼。

2月24日下午2:23,北京OurHours全时便利店公众号粉丝再度迁移,该公众号目前的运营主体已为北京山海蓝图,这或许意味着,新股东对全时品牌的认可。也就是说,虽然全时的▄股东已经易手,但&ldqu■o;全时便利店”名≒仍会保留,此后的变化还未可知。

上一篇: 诺基亚董事长:不是硅谷打败了我们
下一篇: 江西省萍乡市就业局积极开展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市场行活动